<span id="dtvnn"><dl id="dtvnn"><del id="dtvnn"></del></dl></span>
<span id="dtvnn"><dl id="dtvnn"></dl></span>
<strike id="dtvnn"></strike>
<span id="dtvnn"></span>
<span id="dtvnn"></span>
<span id="dtvnn"></span>
新華網 正文
中超投資人:職業聯盟籌備“停滯”
2020-04-14 21:53:4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廣州4月14日電(記者王浩明、公兵)14日,中超職業聯盟籌備的俱樂部方面牽頭人、廣州富力俱樂部投資人張力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爆料“職業聯盟籌備工作處于停滯狀態,已撤回籌備組人馬”。中國足協在回應中稱,正積極推進。

  投資人稱“停滯不前”

  在2015年2月發布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中明確提到,建立具有獨立社團法人資格的“職業聯賽理事會”,負責組織和管理職業聯賽。

  此后職業聯賽理事會雖然一直在醞釀,但未實際推動。

  2019年6月,包括張力、恒大投資人許家印、國安投資人周金輝和建業投資人胡葆森在內的12位中超投資人在一份名為《關于加快成立中超職業足球聯盟的建議》上聯合簽名,呼吁足協加快推進職業聯盟的成立。

  其實,這個“職業聯盟”,說的就是足改方案中的“職業聯賽理事會”。

  2019年8月中國足協換屆后,“職業聯盟”的籌備進入了“快車道”。2019年10月,中國足協秘書長劉奕曾表示,“職業聯盟”預計2019年年底前可以成立,主席將由16家俱樂部提名和選舉產生,正式明確了職業聯盟的成立時間和基本架構。

  而廣州富力投資人張力正是職業聯盟俱樂部方面的牽頭人,廣州富力俱樂部副董事長黃盛華則出任職業聯盟籌備工作組的召集人。

  張力在接受采訪中表示,從2019年10月至今已經半年,足協對職業聯盟的籌備卻“停滯不前”。

  “我們一直催促盡快落實中超聯盟成立,不是我一個人的意見,是投資人的共識。后來一直拖,什么原因,我真的無法去分析它,也不想去分析它,反正我覺得這跟中國足協有很大關系,可能他們不想失去中超這個蛋糕。我們投資者也比較著急,如果一直在行政框架里運行,我們無法再干下去。中超也有很多問題,花的錢越來越多,而且中超的管理也比較差?!睆埩υ诮邮苊襟w采訪時說。

  足協:積極推動

  當日,中國足協在官方網站發布《中國足協關于推進職業聯賽理事會相關工作的說明》。

  《說明》稱:“改革完善職業足球俱樂部建設和運營,促進聯賽和俱樂部健康穩定發展,一直是中國足協一項重要工作。2019年底以來,中國足協按照《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第十四條的具體要求,對原有方案做了必要的調整和充實。新的方案得到了廣泛共識,目前按照程序正在推進中。中國足協將繼續按照總體方案的要求,遵循足球發展規律,積極推進各項工作,推動職業聯賽理事會的成立,促進職業聯賽的健康穩定發展?!?/p>

  在足協的說明中,“職業聯盟”又變回了“職業聯賽理事會”。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職業聯賽理事會正是職業聯盟在“新方案”中的名稱,這也回歸了足改方案中的要求。

  這位知情人士說:“中國足協從2019年8月換屆以來一直在推動職業聯盟的成立。因為由公司到社團法人組織架構形式的調整,目前尚未能夠成立。因為在民政部的注冊需要一個過程?!?/p>

  他還說:“足協換屆以來,包括足協主席陳戌源對職業聯盟的成立、地方協會的改革和青少年足球的發展都很重視。并不存在不放權的情況?!?/p>

  改革攻堅需要“有效溝通”和“明確時間表”

  這次中超俱樂部投資人“爆料”事件,正是足改進入“深水區”的一個側影,也能夠反映出改革推進中的問題。

  一個是信息的有效溝通。

  職業聯盟走到哪一步了?面臨什么困難?下一步該怎么解決?這些問題并不只是球迷感到迷茫,甚至連中超投資人們也沒有得到有效的溝通。

  改革一定會牽扯到各方利益,需要各方尋找一個“最大公約數”才能更有效推進。對于中超來說,如何實現共同做大市場的蛋糕、改善俱樂部的經營狀況、為中國足球培養人才,這些是政府、投資人和球迷的共同心聲,這個“最大公約數”顯然是存在的,中國足協和各個俱樂部不應該是對立的。

  因此,雙方的有效溝通非常重要,近年來足協主席、副主席帶隊到各個俱樂部調研,和俱樂部之間的溝通已經有了長足進步,但顯然還有進一步提升空間。

  另一個是改革的“明確時間表”問題。

  按照《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足球改革的路線圖已經清晰、明確,中國足協與體育總局脫鉤,地方足協與地方體育局脫鉤,職業聯賽成立理事會,這些都是白紙黑字寫在足改方案中的改革“路線圖”。

  改革面臨重重困難,很多問題也并非一個部門就能夠拍板說干就干。具體到職業聯賽理事會的成立,也并非足協一家就能夠畢其功于一役,這次投資人叫板,足協顯然也有自己的苦衷。

  不過,改革就是破解一個一個的難題,否則恐怕只是隔靴搔癢。

  因此,改革中越是難啃的骨頭,“明確時間表”就越發重要,它既能給各方以緊迫感,也能給大家一個較為確定的預期,讓各方形成向心力,不畏困難,迎頭而上。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安琪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黑臉琵鷺“長駐”閩江口濕地
黑臉琵鷺“長駐”閩江口濕地
北京海淀: 中小學線上教學進行時
北京海淀: 中小學線上教學進行時
夢想已久的婚紗照,來了!
夢想已久的婚紗照,來了!
熟悉的武漢慢慢回來了
熟悉的武漢慢慢回來了

?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55688
广州快乐十分-一定牛